第一千三十七章 黑暗中的光明


    最后還是封無疆力排眾議,決議留守碧血圣地。

     倒不是要與碧血圣地共存亡,只是打都不打就跑了,著實有損他們這些九州老前輩們的威名。

     再者說,哪怕血族真的有能力攻克碧血圣地,他們這些人也有很大機會殺出重圍。

     就在圣地這邊緊鑼密鼓籌備戰事中,陸葉來了。

     帶來了同氣連枝陣盤,單此一點,就讓圣地的整體實力提升了三成,更不要說他還有能力駕馭那些封鎮的血族道兵。

     最近這些天,陸葉一直在忙這忙那的,與外沒有太多交集,可九州的這些老前輩們可都在暗中關注著他,此刻真人當面,自然諸多打量。

     “諸位,就按之前的分配,各自行事吧。”封無疆吩咐一聲。

     老前輩們也不多話,紛紛靈力催動,掠向四方。

     只有封無疆,蒙桀和月姬留了下來.

     "師兄,我要做什么"陸葉問道。

     封無疆道“圣地外圍群島十一座,構筑成圣地的防線,這一道防線不能被破,否則圣地不保。師弟,我要你留在此島,協同蒙桀和月姬兩位前輩,務必要保此島不失。

     陸葉頷首“沒問題。”頓了一下開口道“此戰勝算如何”

     封無疆微微一笑“事在人為,打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他拍了拍陸葉的肩膀,沖天而起,大概是去做最后的巡查了。

     陸葉目送他離開,又轉頭看向蒙桀和月姬二人"此戰便要仰仗兩位前輩了。"

     月姬抿嘴一笑“我與蒙桀畢竟只是兩人,此戰你才是防守的主力,這也是你大師兄將你安排在這里的原因,不過也不用太緊張,若真有利害的血族露面,我跟蒙桀會出手解決的。”

     兩位老前輩雖然修為功參造化,但人數畢竟太少,而且如他們這樣的強者,一旦交戰,勢必會被血族的強者們盯上糾纏,真到那時候,防守的主力還是陸葉麾下的血族道兵們。

     上百個神海境,而且能隨時彼此間結成陣勢,這樣的一般力量是任誰都無法小覷的。

     “此戰勝算在六成左右。”月姬替封無疆回答了陸葉之前的問題,“但戰爭嘛,總有這樣那樣的意外和變化,所以也做不得準,咱們只管盡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 眼下圣地這邊勝算才只六成,可想而知在陸葉到來之前圣地的勝算有多低。

     不是老前輩們不夠厲害,實在是人數少了。

     碧血圣地雖然經歷了幾十年的發展,又有極為龐大的凡人基群,但修士的數量終究不是那么多。

     就拿陸葉需要協同鎮守的這座小島來說,這邊的人族修士攏共也就一兩萬人。

     其他島上的情況都大差不差。

     人族修士的整體數量在十幾萬左右,而血族大軍卻是百萬計。

     哪怕防守的一方可以占據地利的優勢,也很難抹平數量上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 這本就是一場兵力懸殊的大戰。

     月姬和蒙桀都在養精蓄銳,以應接下來的大戰,陸葉讓道十三看好那些血族道兵們,獨自一人巡查島上的防御工事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說,九州那邊提供的后勤還是很到位的,整個城池每一段城墻上都隨處可見猙獰巨大的攻伐利器,每一座利器都有陣法相輔,各有數量不等的修士坐鎮。

     而且陸葉還敏銳地察覺到,城池中布下諸多陣法,其中便有同氣連枝大陣。

     他給圣地這邊提供了大量同氣連枝陣盤,憑依這些陣盤,稍微有點造詣的陣修都可以輕松布置出同氣連枝大陣。

     可以說如今的城池,真正是武裝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 陸葉微微感到可惜,若是手中有足夠的火靈石的話,他就可以給圣地這邊再提供一樣適合戰爭的殺器。

     但他之前積攢的火靈石都已消耗干凈,而血煉界本身是不產出任何靈石的,九州提供的物資援助中,也沒有太多火靈石可用。

     如今想這些無用,圣地這邊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,接下來的大戰無論成敗,都是命數。

     陸葉也開始養精蓄銳。

     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天際邊烏云蓋頂,以極快的速度朝這邊涌來。

     “來了。”身旁傳來月姬的輕軟聲音。

     陸葉睜眼望去,只見視野盡頭,烏云遮蔽天空,那云層之中更多有電閃雷鳴,而在云層之下,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盡頭的身影或御空而行,或駕馭靈器而來。

     血族對攻伐類的靈器需求不大,甚至沒幾個血族會動用攻伐類的靈器,他們的血術對靈器的靈性有極強的腐蝕性。

     但這不代表血族沒有飛行靈器。

     陸葉負責防守的這座小島,位于圣地的北方,換句話說,面對的就是血族北方戰線的兵力,正是那星月圣尊所率。

     當初幾十萬血族聚集在星月圣地下的時候還感受不到太多,如今大軍壓境,給人的壓迫感是難以言喻的。

     北方戰線的血族橫渡神闕海,推進而來,與此同時,陸葉看不到的東南西三個方向,同樣有大軍推進而至。

     大海之上沒有任何遮掩,而且如此大規模行軍也不可能遮掩的了,血族更不需要遮掩什么。

     如此堂堂正正而至,若非碧血圣地這邊有數次擊退血族的戰績,只怕要有很多人被奪了心智。

     與血族大軍帶來的壓迫感比較,陸葉卻更關心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 冥冥之中,他察覺到一絲絲惡意從四面八方涌來,好似有一雙無形的眼睛在窺視著他,欲要對他行不利之事。

     體內的龍騰界本源在季動。

     這是從未有過的現象。

     陸葉立刻明白,那冥冥之中看不見摸不著的惡意,來自此界的天地意志!

     此界的天地意志是懵懂的,是不完善的,比不得九州那般強烈清晰,之前陸葉感受不到,那是因為九州天機在送他過來的時候做了一些遮掩,再者說,相對于偌大一個血煉界,他一個真湖境也不值得此界的天地意志多加關注。

     但眼下情況不同,血族匯大軍壓境而來,裹整個血煉界之勢,無形中讓此界的天地意志變得清晰了不少。

     對血族來說,碧血圣地是個毒瘤,血煉界是血族的天下,此界的天地意志自然是站在血族那邊的。

     但也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不像九州天機,可以直接干涉修士的行為,血煉界的天地意志可沒有這個本事,它只能本能地給血族大軍造勢,在心理上給人族制造一些壓力。

     就如那隨著血族大軍壓頂而來的烏云。

     龍騰界的本源之所以在季動,實在是因為龍騰界就是被血界給破滅的。

     血界與血煉界之間不知道是什么關系,可兩界之中都生存著血族卻是共同點,對于這個似乎跟毀滅自身的世界有些關聯的天地意志,龍騰界本源自然會有一些異常的反應。

     血族大軍壓境。

     十一座小島上,人族嚴陣以待。

     彼此距離不斷拉近,遙遙聽得血族大軍那邊震天的喊打喊殺聲。

     遮蔽天空的烏云也隨著血族大軍迅速推進,直至蓋過碧血圣地和周邊群島。

     天空中再沒有半點光明,整個世界都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,氣氛沉悶的讓人感覺猶如身上壓了十幾床棉被。

     轟鳴聲傳出,一道道紋路迅速點亮,刺破了那沉悶的昏暗,化作這天地間最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 是城墻之上負責陣法的人族修士們激發了大陣。

     霎時間,一座繁奧至極的陣法籠罩整個城池,城池之中,所有立身其中的人族修士皆都身形一震,冥冥之中生出一種奇妙的感受,他們清楚底感覺到,自己能將自身的力量注入腳下的大陣之中,讓城池內任何人借用,同時也能從腳下大陣之中抽取其他人注入的力量。

     同氣連枝大陣率先被激發。

     十一個小島,十一座同氣連枝大陣,如十一盞燈火在這廣袤的神闕海中點亮。

     嗡鳴聲不斷,緊隨在同氣連枝大陣之后,城墻上一段段防御工事的陣法被激活了。

     嘎嘣嘎嘣的聲響傳出。

     站在陸葉左右的月姬和蒙桀同時扭頭朝陸葉望去,一眼之下,兩位老前輩都眼角抽搐。

     月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“你在吃什么東西”

     陸葉將吃了一半的血晶遞給她“前輩來點”

     繞是月姬見多識廣,也不免被深深震撼∶“你吃這個……沒問題?”

     ”我胃口好,消化好。”陸葉微微一笑,將口中的血晶咽下肚中,自身的靈力鼓蕩,源源不斷地注入腳下大陣中,方便大陣內其他人借力。

     月姬有些僵硬地移開目光。

     沒有勸說的打算,陸葉雖然看著年紀,但好歹也是個真湖境,什么東西能吃,什么東西不能吃,還無需她來指點。

     "怪物"素來沉默寡言的蒙桀都忍不住評價一句。

     來到血煉界這么多年了,就沒見過哪個人族能吃血晶的。

     這他么還是人

     有些搞不懂現在的九州都出些什么妖孽,封無疆也就罷了,雖然實力強的不像話可好歹還在正常人的范圍,他的這個師弟明顯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 忽有劇烈的震動傳出,緊接著一道光柱自城墻之上爆射而出,那光柱筆直如劍,直直地轟進前方襲來的血族大軍之中。

     所過之處,血族盡皆化作童粉。

     大戰,開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