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無愧!


    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無愧!

 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 蘇天神一拳轟退十地冥尊,更是開始攻擊九天十地之無缺封鎖。

     “蘇天神,你發什么瘋!”造化道尊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古邪神之前發瘋也就算了,他沒想到蘇天神也發瘋。

     明明他們都放棄了,默認蘇天神第一個踏入道門!

     這是何等潑天造化?

     他蘇天神完全可以一步登天,傲立宇宙之巔!

     但此刻他卻是放棄了,而且還要救蘇玄……

     諸強也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十地冥尊冷冷盯著蘇天神:“你想死?”

     蘇天神此刻面孔有些猙獰,狀若瘋魔:“給老子滾!這偌大宇宙,只有我能殺他,你們算什么東西!”

     他打出了引以為傲的大武,狂怒之下威力更添三分。

     拳至,大風起。

     九天十地封鎖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 “該死!”造化道尊臉色狂變,原本完美的局勢,因蘇天神出現了漏洞。

     而對于他們這等層次的強者,一個簡簡單單的漏洞,就足以讓他們滿盤皆輸。

 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 在他們臉色難看的注視下。

     封鎖破了。

     蘇玄大吼隨之傳出,他千瘡百孔的殺神軀也是順勢沖出。

     他眼眸猩紅,沒有多少理智。

     他死死盯著蘇天神,低吼:“你以為你這么做,我就會原諒你嗎?”

     “何須你原諒。我救你,只為親手斬你!”蘇天神眼眸恐怖,殺意遍布:“你,是我大道登臨巔峰的最大阻礙!”

     “你找死!”蘇玄大吼,眼中僅剩的幾絲理智也是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 他怒蘇天神的絕情,也怒蘇天神反復無常!

     他此生至死無法原諒他蘇天神!

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在諸強都有些懵圈的注視下,局勢急轉。

     這一對驚艷絕倫,卻注定陌路的父子,開始了最慘烈的生死廝殺!

     “這…什么展開?”

     鮮血在賤灑!

     大道在哀鳴!

     骨肉在紛飛。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恍若兩頭野獸,進行著最原始,也最慘烈的廝殺。

     諸強呆了下,沒想到此次最慘烈的大戰,竟是來自這對父子!

     “蘇玄……”寧缺忍不住大吼。

     “別管我!”蘇玄徹底瘋魔:“今日我要斬他,誰妨礙我,我滅他祖宗萬萬代!”

     聲如煉獄大魔!

     他蘇玄已經徹底暴走!

     寧缺一滯,沒再多言。

     諸強忍不住咽口水,任誰都能聽出蘇玄聲音中決然。

 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 “愣著做什么,奪道門啊!”造化道尊厲喝。

     時空帝尊,生死天尊他們都不再對蘇玄動手。

     九天十地封鎖破碎,他們再沒把握鎮殺蘇玄!

     他們雖嘴上瞧不起蘇玄這小輩,但知道蘇玄已經能和他們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 所以此刻與其費心思的再去殺蘇玄,不如去奪道門!

     那才是最理智的決定!

     他蘇天神愚蠢,到手的造化不要!

     但。

     他們可不蠢!

     “寧缺,你也動手!”云圣白帝從遠處厲喝。

     蘇玄危機解除,他自然要開始全力動手,相信很快就能完成布局了!

     到時神道氣運籠罩下,他們將先天不敗!

     寧缺回望了一眼越打越慘烈的蘇玄,沒再多管,而是沖向道門!

     從一開始,他們就沒想過獨占此地所有道統!

     但。

     能爭多少是多少!

     而且,寧缺想要從道門中得到一件寶貝,從進入創世神界的那一刻開始,就在呼喚他了……

 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打的都是遠離了道門。

     云圣白帝死死看著,幾次想出手,但都是停頓住,最后只能深深嘆息。

     他…本來想替蘇玄戰蘇天神的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第一層神地。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打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 蘇天神開大逆萬神武,三武合一,古今最強武道!

     而蘇玄化殺神,更是古今未有之無敵道!

     甚至此刻,他不僅化究極殺神,吞天邪神,四十九手輪回身也是不斷展開,隱隱有融合的趨勢。

     這是蘇玄想象中,最巔峰,也最無敵的狀態!

     一切的大道,一切的手段,最終都匯聚為究極殺神……

     殺神道…承載他古往今來的一切!

     然后再大道圓滿……

     那樣的殺神,才是真正的殺神!

     這一刻,蘇玄在無所顧忌的攀登高峰。

     神地開裂,天地顛倒,川河逆流……

     第一神地好似隨時都會被打碎。

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蘇天神驟然出一拳,山風不明其意,滄水不知其念,山水不念,宇宙卻寂。

     蘇玄抬劍揮斬,殺神力貫殺劍,但卻是被轟飛,撞落大地,都是砸穿第一層神地,跌落第二層。

     蘇天神眼眸狠厲的追下。

     “這一次,決你我難解宿怨!”他冷酷低語,大道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 蘇玄猛地站起。

     他解去究極殺神,更徹底壓住四十九手輪回身。

     “吞天與殺神合!”他內心瘋狂,大道卻熾烈。

     神道輪回為根基,更借師傅輪回始神之手打造四十九手輪回身!

     但,終歸只過去萬年,還未徹底圓融。

     而且,此刻蘇玄發現究極殺神未圓滿,很難再融合吞天邪神,底蘊也不支持他展開如此蛻變。

     所以,此刻蘇玄暫時舍去,只融殺神和吞天邪神。

     實力有剎那的衰弱,但驟然又暴漲。

     吞天邪神與殺神…蘇玄是有能力融合的!

     轟隆隆。

     蘇玄開始徹底蛻變,肉身剎那崩碎千次,因承受不住這逆天偉力。

     但。

     “殺身成神,吞靈聚邪!”

     他化吞天邪神吞萬物,也化殺神寂滅萬物。

     第二層神地,萬事萬物皆腐朽。

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蘇天神殺至,一拳打碎蘇玄肉身。

     但。

     等他準備殺第二次時,蘇玄猛地抬手,于剎那間握住他拳頭。

     此刻蘇玄肉身僅僅一半,卻是殺神與吞天邪神的融合體。

     “吞殺一體,不死不滅!”蘇玄大吼,狠狠一捏蘇天神拳頭,直接捏爆,而后打出蓋世神威。

     既有殺神之極致殺伐,更有吞天邪神之吞萬物能力。

     兩種力量結合下更爆發新的璀璨力量!

 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 一連串恐怖的轟鳴中。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直接打穿十八神地,打到了宇宙外。

     殺神域諸神都抬頭,懵逼的看過去。

 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 宇宙風云變色,天劫滾滾而落,好似滅世大劫,也似末日大災……

     “如此恐怖嗎?”一元始神他們內心悸動不已。

     但下一刻。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又打入神門,出現在三十三神天。

     “我武道即無敵!”蘇天神大吼,打出畢生風華,更勝之前。

     蘇玄死寂中透著瘋狂,吞殺一體越來越完整,力量也越來越恐怖。

     之前被封困,蘇玄便在著手此事。不過九霄源尊他們壓得太狠,導致他進度緩慢。

 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 他在走向新的高度!

     這一刻,就算在爭奪道門的諸強都忍不住回頭觀望。

     因為太恐怖,也太驚艷!

     “該死,他們在極盡升華!”

     “最好兩敗俱傷!”

     “如此戰斗,非傷即死!”

     諸強低語。

     古邪神渾身顫栗,激動的。

     這,正是她向往的巔峰之戰!

     轟……

     又是一聲轟鳴。

     他們打到了第十八層神天。

     此刻蘇玄的吞殺一體已然趨于完整。

 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碰撞。

     以他們為中心,力量風暴轟然炸開,十八層神地都是裂開兩半。

     兩者近在咫尺,能清晰看到彼此眼神中的瘋狂。

     雙方皆一頓。

     蘇天神忽然出聲:“我不后悔的。當年對你所做,是我想了很久很久才做出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 他,只是有愧。

     “我管你悔不悔!”蘇玄卻是徹底失去理性,哪管蘇天神說什么。

     蘇天神深深看了眼蘇玄。

     他忽然不再繼續突破極限,而是開始匯聚所有力量。

     “很好!大丈夫在世,當快意恩仇,哪管得了那么多。既然不死不休,那便一擊決生死!”

     此戰,必有一死!

     那么…就巔峰一擊!

     “怕你不成?”蘇玄大吼。

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蘇玄和蘇天神徹底爆發,十八層神地竟是應聲破碎,承受不住他們的逆天偉力。

     他們在賭上一切,也傾盡一切,生死皆由命!

 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 蘇天神剎那化萬身,而后萬身合一,寓意萬武獨一,合一即他蘇天神。

     “萬武歸一大逆神拳!”蘇天神大吼,打出此生最巔峰,也最恐怖的一拳。

     這一拳,抽走了他所有力量!

     一往無前,再無退路!

     而另一邊。

     蘇玄狠狠一握殺劍,吞殺一體之軀徹底完整。

 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 他以吞天邪神吞古今十方之大勢與力量,再以殺神念斬出所有大勢與力量。

     “吞殺煉古今,神魔祭眾生,一念萬物衰,一斬眾生寂!”

 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 蘇玄一劍斬出,所過萬道萬物皆寂滅。

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一聲驚天轟鳴響徹整個創世神界,更是傳到了外界宇宙,似宇宙崩碎,萬雷炸響……

     大道與力量碰撞,形成恐怖至極無窮風暴,淹沒一切。

     第十七層和第十九層神天直接崩碎,化為一片虛無!

     兩者大戰,直接打碎了三層神天!

     哧哧哧……

     大道在顫栗,虛空在無休止的崩碎修復。

     下方諸強爭奪道門的動作都是一頓。

     “誰贏了?”他們死死盯著。

     不知過去多久。

     一道虛影徐徐自破碎塵埃間走出,走向一塊殘土。

     他是蘇玄,渾身沒一處完整。但他卻依舊脊梁筆直。

     而他所走去的方向,那里亦有一道身影躺著。

     唰!

     蘇玄眼眸無情的走到近前,劍指蘇天神:“你輸了。”

     咳咳咳……

     蘇天神不斷咳血,渾身比蘇玄還破爛不堪,好似肉塊拼湊而成。

     不過,他眼中毫無畏色。

     “成王敗寇,殺了我就是。”他森然開口。

     “你可曾后悔救我!”蘇玄冷厲出聲。

     “我蘇天神只殺人,從不救人,你算個什么東西,也配我救?我此生,只為武道而活!”蘇天神桀驁狂笑,最后干脆閉眼。

     蘇玄眼眸毫無波動,如看陌生人。

     他狠狠一握殺劍,厲喝:“那便去死!”

     一劍斬出。

     但。

     “玄兒,住手!”一道很久未聽到,但依舊無比熟悉的聲音在蘇天神和蘇玄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 蘇玄猛地頓住,自戰斗開始,從未有一絲顫抖的握劍之手開始劇烈抖動。

     蘇玄轉頭,只見讓他呼吸急促起來的一道身影飛來。

     那是他爺爺東方守陵,又或者說蘇武牧。

     自不朽武城一戰已過去一萬多年,他爺爺終于醒了,卻不曾想再相見卻是眼前這一幕。

     “爺爺……”蘇玄渾身發顫的叫了聲,握劍之手終不像之前那般決絕。

     蘇武牧走到近前,滿眼心疼與愧疚。

     “玄兒,我的好孫兒……”蘇武牧眼眸泛紅,抓著蘇玄的肩膀,卻不知該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 如今這一幕,他想想都心疼到窒息,更何況親身經歷的蘇玄?

     他的孫兒,不該有這般不堪的經歷,更不該這么可憐。

     他深吸口氣,不容蘇玄拒絕的拿過他手中殺劍,轉頭看向蘇天神:“天神,爹對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 閉眼的蘇天神猛地睜眼,一直冷漠絕情的眸子開始慢慢泛紅,滿是孩子面對不理解自己的父親時的倔強與委屈。

     “爹,你錯了。”他顫聲大叫。

     蘇武牧老淚縱橫:“爹知道,爹真的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當年,他該多看看蘇天神的。

     可惜,他沒有。

     蘇天神嘴唇蠕動,還想說什么。

     但話到嘴邊,卻是止住了。

     就這樣吧……

     最后看了眼蘇武牧,以及…蘇玄。

     蘇天神的眼神,第一次那般坦蕩。

     “我蘇天神,此生無愧了。”他想著,自絕于天地。www.wxzn.net
如果喜欢《萬古第一狂神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